讨厌韩国的日本人,最近在看家本领上,被韩国人偷了家。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现在在日本,卖得最好的是韩国漫画。

咖啡厅里,社畜看着韩国漫画快乐摸鱼。

日本的招牌本领被偷了家:漫画文化是韩国的了?
屏幕上是韩国漫画《我独自升级》

学校里,中二学生用韩国漫画台词当锁屏。

日本的招牌本领被偷了家:漫画文化是韩国的了?
同上,台词:醒来吧

因为韩国漫画,日本人中午连拉面都吃不上了——大家都举着手机刷漫画,进食效率明显降低,来得晚的,都等不到翻台了。

从前,秃头大叔在地铁上捧着《少年JUMP》如痴如醉的画面,是日本独有的可爱风景线。现在,家住东京的00后朋友小智告诉我,这样的场景越来越少见了。

“大家都在用手机了,我身边的朋友都看PICCOMA,或者LINE manga。”

这俩,全是韩国公司运营的漫画APP。

当韩流在电视剧中袭来时,日本人不担心,当韩流在音乐中袭来时,日本人也不担心,当韩流在电影中再次袭来,日本人依旧不担心,因为他们有自己绝对自信的文化高地。

但这一回,日本网友是真的慌了:

“日本最后的堡垒,漫画,也要被韩国干掉了吗?”

日本的招牌本领被偷了家:漫画文化是韩国的了?

“在PICCOMA上看韩国竖屏漫画,我的感觉就是:#日本完了。”

日本的招牌本领被偷了家:漫画文化是韩国的了?

这感受好比美国人突然发现,好莱坞观众都去看印度挂片,把漫威和DC扔在了一边。

理智上想不明白,情感上更接受不了,他们害怕极了,怕这回韩国网友可以理直气壮地嘲笑日本人:

“漫画文化是韩国的!”

日本的招牌本领被偷了家:漫画文化是韩国的了?
日本网友:日本人这么喜欢看韩国漫画,会被韩国人嘲笑的,他们会说“愚蠢的日本人乖乖出钱就好了”“漫画文化是韩国的”! 

在日本传统“家艺“的坚守者看来,韩国漫画就像三流的地摊惊奇读物,故事是“龙傲天”的,作画是不走心的,和讲究匠心和艺术性的日本漫画像相比,一无是处。

“跟普通的漫画相比,看韩国竖屏漫画就像看电视一样,根本进不去脑子。”

“这也能叫漫画?连分镜的美感都没有了。”

“要是以后都变成这种漫画,那我可太接受不了了。”

大家也不好意思公开承认自己沉迷韩国漫画,因为那就好比别人在看《红楼梦》,你说你在看《霸道总裁》,看可以,说出来就有点儿不好意思了。

但数据不会说谎。

韩国漫画,正在超越日本本土漫画,成为日本移动互联网上,最吸金的存在。

数据调研机构APP Annie今年发布“2021年全球移动用户支出APP排行榜”。

榜上有名的APP都是大家的老熟人,前五位分别是TikTok、YouTube、Tinder、Disney+和Tencent Video,个个大名如雷贯耳,业务触手遍及全球。

但第六名,却有些出人意料,这是一个除了日本人,谁也没听说过的APP,它叫PICCOMA。

PICCOMA是一家韩国公司,但与全球营业的榜单前5名不同,它只在日本上架,仅靠日本用户买单,就成为了全球第六大赚钱应用。

2021年,PICCOMA全平台一共有9万多部小说和漫画,其中绝大多数是《咒术回战》之类的日本人气作品。

但这些日本人气作品却不是PICCOMA最大的摇钱树。

去年PICCOMA斩获7227亿韩元(约合人民币37亿元)营收,其中一半,来自9万作品中的1200部“特殊漫画”。

这些“特殊漫画”的绝大多数,都是韩国作品。

比如当家花旦《我独自升级》,由韩国作家Chugong的小说改编,韩国漫画家DUBU主笔,连载期间,在日本的订阅入账,每月超过1亿日元。

日本的招牌本领被偷了家:漫画文化是韩国的了?

根据人气选出的“PICCOMA BEST OF 2021”,网漫类别中,前30位作品,除了一部中国漫画《重生之都市修仙》,一部日本漫画《最强王者,重生后想做什么》之外,全部来自韩国。

嘴上说着嫌弃,日本读者的身体却很诚实。

托日本读者的福,PICCOMA即将上市

那么为什么,从小看日本漫画长大的日本人,会突然爱上韩国漫画呢?

抱着这个朴素的疑问,下载PICCOMA一周后,我找到了答案。

与其说日本人是爱上了韩国漫画,不如说,日本人是爱上了竖屏条漫。

如果你看过几年前风靡朋友圈的韩国恐怖漫画《整容液》,那你一定可以明白,什么是竖屏条漫。

没看过也没关系,不要好奇去搜,真的有点吓人。

简单解释一下,竖屏条漫就是专为智能手机创作的一种漫画体裁。通常是全彩的,分镜动线简单明朗,没有横向跨越,适合拿着手机滑屏阅读。

和传统的纸质漫画相比,就像手机短视频和大荧幕电影的区别,因为“画布”尺寸的不同,注定形成不一样的创作规则。

尺有所长,寸有所短,条漫和纸质漫画本没有高下之分,但就移动端的体验来说,条漫对传统漫画,就是飞机对坦克的降维打击。

传统漫画在手机上看着有多糟心,自己体会。

平常放在B5开本杂志上的一页漫画,硬塞进小小的手机屏幕里,格子挤得像沙丁鱼罐头,别说台词了,连人物表情都看不清。

读一页漫画,手指头忙得直冒火星子,一会儿双击放大看台词,一会儿左右滑动看分镜,遇到作者玩花活的时候,还得缩小观察一下格子的阅读动线在哪里,免得看着看着就迷了路。

而竖屏条漫,只需要“向下滑动”这一个动作就好。

在拥挤的地铁,或者狭窄的桌斗里,你更乐意选择麻烦的传统漫画,还是操作简单的条漫?答案毋庸置疑。

日本人爱上韩国漫画的原因正在于此——韩国漫画是适合手机阅读的竖屏条漫。

5chan:条漫的内容是特别为手机定制的,读起来很方便,以前想在手机上看看海贼王之类的,但文字又小又密,读起来太累了

这些年还在看漫画的朋友一定有发现一个趋势,中国的漫画APP上,绝大多数新作都是条漫。就算还坚持传统的格子式分镜,也一定是全彩和清晰的大框架,务必让手机读者能够轻松看懂。

韩国漫画也是如此。

正所谓船小好调头,没有深厚的纸质漫画积淀,韩国反而在智能机时代,迅速找到了适合智能机的漫画套路,并把它发扬光大。

而现在,这些套路正在反攻“漫画祖庭”日本。

做为漫画先进国,日本其实是最早体会到纸质漫画电子化后,种种不便的国家。

早在2013年,日本comico网站编辑长北室美由纪就曾经提出,召集漫画家,绘制符合电子时代的,“可以纵向阅读”的新型漫画。

如果北室的倡议成功,几乎可以确定,日本今天绝对不会给韩国漫画可乘之机。

但遗憾的是,正是深厚的底蕴拉了日本的后腿,日本漫画界拒绝为新媒介做出改变。

“这是对漫画的亵渎!”

北室至今仍然记得,当年她在街头倡议时,漫画爱好者和漫画家有多愤怒,他们从北室手里接过传单,撇撇嘴,当着她的面,把传单扔进了垃圾箱。

“格子分镜该有的速度感,韩国漫画一点没有,看起来信息量也很少,我是真看不出有什么好看的来。”

这是漫画界的固执,也是整个日本社会的缩影。

在之前的文章里我们聊过,日本的数字化水平,用本国议员的话来说,“至少落后世界10年”。

日本人引以为豪的“坚守传统”,此时成了数字化路上的一句诅咒。

固执的日本,就这样错过了再次领先世界的机会。

接下来的10年里,韩国和中国在条漫上偷偷起跑,而日本漫画界依旧慢悠悠走着几十年来的老路——先在纸质杂志上连载,再出单行本,出名的话,再电子化、动画化。

旧体制给了日本漫画界长久的安全感,但最近,这种安全感开始失效,他们后悔了。

水温的变化是渐进的,而溺亡只在一瞬之间。

一位日本漫画版权代理突然发现,永远畅销的日本漫画,竟然卖不动了:

“我拿出日本人气杂志的连载作品,但中国漫画平台拒绝买单,因为它不是网络条漫。”

日本的招牌本领被偷了家:漫画文化是韩国的了?
日本读者,默默留下给韩国漫画氪金的痕迹

对外败给条漫,对内同样败给条漫。

日本出版研究所数据,2019年,日本电子漫画首次反超纸质漫画,占有52.1%的市场份额。

此后电子漫画所占市场比例极速攀升,到2021年,已经达到4114亿日元,市场占有率超过60%。

手机,成为最主要的漫画阅读场景。

蓝色为漫画杂志,红色为漫画单行本,绿色为电子漫画 ,紫色为全体漫画市场

当在手机上阅读漫画成为主流,为手机而生的条漫自然而然击败传统漫画,夺走了读者的眼球。

坐拥大量韩国成条漫资源的PICCOMA就像做上了火箭。2018年收入62亿日元,2019年134亿日元,2020年376亿日元,2021年695亿日元,钞票是最说不得谎话的。

日本漫画界突然发现,曾经看不起的韩国,已经打到家门口了,而日本在这场龟兔赛跑里睡过了头。

一个激灵惊醒,今年,集英社、小学馆、讲谈社,老牌漫画出版社急忙开始动作。

小学馆联合万代公司,制作网络综艺节目“TOON GATE”,开出300万日元和LINE MANGA连载签约的奖励,吸引素人创作条漫。

《少年JUMP》前主编、曾经慧眼识《龙珠》的传奇漫画编辑鸟岛和彦,联合comico网站,举办全国条漫大赛。

集英社成立条漫事业部,希望培育出自己的优秀条漫制作人。

但真的着手才发现,从纸媒到智能手机,改变绝不是换一个画幅那么简单。

首先要改变的是制作出版流程。

纸媒时代,发表平台有限性,一期杂志只有那么几十页,谁上谁下都是编辑说了算,所以编辑在整个出版流程里具有至上的权威性。

日本传统漫画创作,就是“作家+编辑”的小作坊制作模式。

但智能机时代,不存在页数限制,谁都有机会发表作品,编辑不再掌握漫画的生杀大权,创作主动权回归作者本位。

在韩国和中国,条漫制作通常由一个工作室一起完成,有人专职编剧,有人专职作画、背景、上色,每一个环节,都成为工业流水线上的细分单元。

于是出稿快,更新快,所谓“高产如母猪”,正是这样一套工业化流水线的结果。

其次是创作技法的更新。

条漫时代,所有纸媒画面积累的分镜技巧、绘画方式都要推翻,重新以滑屏阅读为基点,考虑视觉动线。

而这正是浸淫纸本的日本漫画家最欠缺的能力。

以《TOON GATE》决出的决赛作品来看,日本离找到足够成熟的条漫作者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不过虽然青黄不接,日本漫画界也找到了权宜之计。

今年,各大手握大IP的漫画出版社另辟蹊径,开始开发由传统人气漫画改编的条漫作品。

今年上半年,相继传出《多罗罗》《钢之炼金术师》《文豪野犬》要条漫化的新闻,也就是借助AI和人工,把传统的漫画分镜用条漫的思路拆解改编,变成方便手机阅读的形式。

漫展上,开始增设条漫展位。

鸟岛和彦等业界耆老也出面为条漫正名。

鸟岛说:“漫画的真谛,就是通俗易懂好阅读。”

曾经被当面扔掉传单的北室也成了各大出版社的座上宾,她说道:

“相信未来终有一天,我们能大大方方地说出,我喜欢看条漫,日本的条漫很好看!”

睡过头的领跑者开始奋起直追,但一切还来得及吗?

未来的几年,我们将见证答案。

责任编辑:万南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