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年,125集。

《绝命毒师》与《风骚律师》共同搭建的文斯·吉里根元宇宙(Gillaverse Mega Timeline ),从2008年1月开始,到2022年8月最后一集播出,如今正式画上句号。

对于“绝命”系列的忠诚观众来说,它已经不再是虚构的传奇故事,而是陪伴自己十多年的平行空间。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克基市(Albuquerque),有人死在了最心爱的实验室,有人开着车一路向北逃亡,有人接受了86年刑期的牢狱人生。

无论是为了癌症和家人铤而走险的高中化学老师,还是出身卑微不被认可的律师走上讼棍之路,在导演文斯·吉里根(Vince Gilligan)搭建的这个世界里,他们是本世纪影视剧史上最独特的“反英雄”缩影。

在《风骚律师》第六季宣告完结的那天,庞大的观影群体把《绝命毒师》最终季(2012)也送上了豆瓣热门。

口碑9.8分满堂彩:新的美剧天花板诞生了

在IMDb的历史最高分剧集榜单里,《绝命毒师》至今仍然排名第一,而衍生剧《风骚律师》排名第五。

国外影评人认为,《风骚律师》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超越了《绝命毒师》,它们共同成为最具风格的现实主义黑暗戏剧。

口碑9.8分满堂彩:新的美剧天花板诞生了

口碑9.8分满堂彩:新的美剧天花板诞生了

“《风骚律师》是我迄今以来看过最精妙的电视剧,有时候他甚至超过了《绝命毒师》”

口碑9.8分满堂彩:新的美剧天花板诞生了

一句话概括《绝命毒师》:一个高中老师为了癌症医药费,成了史上最牛的制毒师和大毒枭。

一句话概括《风骚律师》:一个街头混混本可以成为一名好律师,但阴差阳错,最后沦落为毒枭集团与地痞流氓的邪恶辩护人。

如果把时间线掰直了说,《风骚律师》是《绝命毒师》的前传、后续与衍生。它的故事发生在毒师老白的律师索尔·古德曼(Saul Goodman)成为索尔·古德曼之前。

一切都要从一个叫做吉米·麦吉尔(Jimmy McGill)的男人说起。

他从小不学无术,是一个天赋异禀的骗子,平时喜欢在酒吧里敲诈人傻钱多的陌生人。他本可以一辈子就这么混下去,但他的亲哥哥查克看不下去了,将他带到了自己的HMM律所打杂。

在律所,大专生吉米洗心革面做人,竟然自学通过了司法考试,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在哥哥的律所里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律师,结果却被律所合伙人霍华德拒绝:因为他是混混出身,不配。

于是他选择自己单干,成了最底层的公设律师,只能去法院捡一些没人辩护的残羹冷炙,一个案子只能赚700块钱。

一家越南美容院的狭小隔间就是他的“办公室”,一辆快散架的淡黄色铃木Esteem就是他的座驾。他每天穿着材质破旧的西装和旧皮鞋,喝着自动贩售机最廉价的黑咖啡,走在低头哈腰拉客户的路上,接到电话还要用夹子音假装自己是前台小妹。

这不是那个叱咤阿尔伯克基黑白两道的索尔·古德曼,这是没有尊严的底层蝼蚁吉米·麦吉尔。那个在《绝命毒师》里总能把警察与检察官耍得团团转的鬼才骗子,在《风骚律师》里甚至打不赢一场官司。

《风骚律师》的第一场法庭戏,是以“失败”开场的。

对手甚至不需要说一句话就能把他捏死:他的当事人把一具尸体的头割下来轮奸,这场官司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打不赢。

这个开场,为这部剧奠定了与《绝命毒师》完全相反的调子——这是一部缓慢压抑的个人史,沉重得让人抬不起头,又盲目乐观得让人心酸。

吉米·麦吉尔是如何变成索尔·古德曼的?与两个对他最重要的人有关。

一是哥哥查克。一个律政大牛,也是一个无法接纳流氓弟弟的精英哥哥。麦吉尔兄弟之间的悲剧是无法调和的。

吉米戏谑的外表之下, 终其一生不过是为了查克的认可。残忍的是,在所有律师里面,查克是最鄙夷他的那个,因为他太了解弟弟吉米了。

他们向彼此努力靠近,却像两块互斥的磁铁。因为他们的诉求是一个心碎的悖论:查克希望吉米不要玷污法律,而吉米希望得到查克的认可和爱。

总是高高在上做赢家的查克,最后被吉米的卑鄙戏法击溃了,绝望地走向自杀。

查克逼出了吉米的黑暗面,而吉米逼死了他,两个人最终都走向毁灭。这场兄弟的自相残杀,拿走了吉米内心的第一块人性拼图。

“他渴望得到哥哥查克的爱和尊重。他的心向查克敞开,但查克打碎了他的心。”演员本人解释。

这场兄弟残杀的底层逻辑很简单:

对于查克而言,法律高于一切,是他在世界上唯一还能掌握的东西。弟弟吉米可以染指所有事,哪怕独占父母的爱,但他唯独不可以触碰法律。

后来我们总算理解了查克的苦衷。吉米身上强大的自毁力是无法阻挡的,他无法戒断越界的瘾。如果他滥用法律武器,那他就真的会变成查克嘴里那只“挥舞着机关枪的大猩猩”,变成危险而不可控的索尔·古德曼。

查克从第一集就和吉米强调“法律没有捷径可走”,但讽刺的是,吉米是一个无法控制自己不走捷径的人。他们本就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人,却无法彻底抛弃亲情和道义,悲剧就此诞生。

第二个重要的人,也是主导整部《风骚律师》的女主角,他的妻子金·韦斯克勒(Kim Wexler),整个绝命宇宙里,唯一愿意相信骗子吉米的队友。

金与吉米相识于微时,两个人一同在HMM律所实习打杂。金是一个干练、严谨、认真的事业型女人,具有强大的自控力,经手的每一项工作都极尽完美地完成。

起初,吉米的一切离谱行为,金都是旁观者。她欣赏吉米反常规的灵活,甚至会对着吉米的廉价行为偷笑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吉米带着她玩了一次“狩猎怨种”的游戏,两个人一起诈骗了酒吧的有钱人,金第一次尝到了“做混蛋”的刺激感。

后来,她内心的阴暗面一步步被变坏的欲望勾勒,成为吉米下坠过程的直接参与者与助推器。

吉米是金的一面镜子,她所有违规的欲望,都投射在吉米的身上,她越压抑严肃,就越需要和吉米一起使坏发泄。其实金也是出身底层的女孩,只不过把所有离经叛道都压抑在西装与公文包下面。

小时候妈妈帮助她偷来的耳钉,长大后她还戴着

两人并不同频,却是最佳拍档。

金是正派的人,有做人的底线:坑蒙拐骗无伤大雅,但把骗术用在法律上,会毁掉职业前途。但吉米没有底线,他也逐步融化了金的底线。

金陪着吉米一路沦陷的路上,一方面是看不懂他的局外人,另一方面也是他驶向地狱的总舵手。没有金的运筹帷幄和细节把控,吉米的许多鬼点子都无法真正落地。

直到两个人的恶作剧间接害死了无辜的霍华德之后,金无法再任由自己的道德败坏下去了。

金将自己放逐到遥远的佛罗里达,惩罚自己结束这段婚姻,离开吉米,离开这个她无法再面对的阿尔伯克基市。

两个人在分手时,才第一次互相说了“我爱你”。可紧接着的下一句是“我们在一起就会变成毒药”,这毒药害死了一条人命。

吉米·麦吉尔变成索尔·古德曼的过程是非常漫长的。

他的变化,是“查克的自杀”与“金的放逐”合力造就的。当两个最在乎的人都离他而去,他选择活在了索尔·古德曼的画皮之下,终于成为了我们在《绝命毒师》中见到的讼棍骗子。

租最廉价的办公室,戴最浮夸的领带,在豪宅里放着金色马桶,床上的女人每天都换,替最危险的流氓们打最肮脏的官司。

他选择把真诚的吉米藏起来,用顽劣的面目才能活下去。

口碑9.8分满堂彩:新的美剧天花板诞生了

有人说,这部剧的节奏太慢、味道太闷。

它没有《绝命毒师》过五关斩六将的肾上腺素,只有成年人世界里无限次的捶打与爬起。直到最后,被牵扯进无力逃脱的毒枭世界,加速坠下悬崖。

在大半部《风骚律师》里,我们看到的是吉米在痛苦挣扎,也看到了他身上邪恶才华的闪现。这些技能在整整六季的过程中一步步显露锋芒,它们逐渐拼凑起我们熟悉的索尔·古德曼。

他有敏锐的法律嗅觉,所以能够在最初就破解凯特曼一家的伎俩,能抢先挖掘“矶鹞渡退休之家”集体诉讼案;他具备顶级的销售口才,所以能够在老年客户里成为香饽饽;他还是个广告怪才,和大学生三人组一起拍出了未来“Better Call Saul”广告的雏形。

最重要的是他足够不择手段,他肯尝试其他正派律师看不起的下三滥伎俩。有时候,吉米让我想起《猫鼠游戏》里莱昂纳多的父亲说过的那句话:为什么洋基队总是能赢,因为他们的对手无法忽视他们的条纹队服。人是可以貌相的。

口碑9.8分满堂彩:新的美剧天花板诞生了

但残酷的是,他的邪恶才华从来没有得到过正面反馈。他被HHM律所驱逐,他被Davis & Main律所驱逐,他被所有人判定为“狗改不了吃屎”,就像坏学生考了一百分,仍然会被老师认定作弊。既然如此,那不如就真的作弊。

世界的牵引力就是这么奇怪,他的古怪才能,都把他推上了一条绝命之路。卖手机、卖广告、卖辩护、最后卖掉了自己和爱人。

《绝命毒师》的结尾,老白架起机关枪扫射毒贩,救下小粉,最终自己倒在血泊之中,两个人回望对方,这就像《哈姆雷特》中最后的筵席。

而《风骚律师》的结尾,就是一场温吞悲壮的古希腊悲剧。

编剧皮特·古尔德说,吉米和老白不同:“老白是一个带来死亡的角色,他最终拿起枪射向其他人。而吉米在整部剧中从未拿起过枪。他的故事不会以同样暴力的方式结尾。他是一个善言辞的人,所以结局当然会有大段对白。”

吉米走向谢幕时,愈发让人感到这是一个悲情的犯罪分子。国外媒体用这样一句话对《风骚律师》的结局做注脚:一声叹息的力量,远大过一次爆炸。

结局的故事,来到后毒师时期。

老白死后,索尔·古德曼作为同伙,改名换姓一路逃亡。他顶着新名字吉恩,来到内布拉斯加州,做着肉桂卷甜品店的经理。

技痒的他,在无聊的生活中又开始使坏了。打劫癌症病人,同伙失手被抓,被玛丽恩老太太发现真实身份,一生浪荡的他,最后终于被逮捕了。

“绝命宇宙”自有其运行的逻辑:你永远不知道,哪个不起眼的细节,会让一件事全面溃败。主创和观众一起坐在台下,他们并不做道德评判,而是向我们展示人性畸变的过程。

也许可以逃脱一次,但不可能每一次都逃脱。命运就像多米诺骨牌般,产生无法控制的连锁反应。

吉米无法永远驻留在无趣的正义线之内,他是一个“道德底线非常灵活”的人,并且永远自洽。只有在不断下坠的过程中,他内心空虚的孔洞会被瞬间填满。老白拥有无数个成为海森堡的“决定性瞬间”,但吉米从来没有过,他就这么坐在一个斜坡上,缓慢滑向了谷底的索尔·古德曼。

被逮捕之后,他要展示最后一场show time:他又变回了曾经狡猾的索尔·古德曼。

他见到了汉克的遗孀玛丽。在玛丽面前,他仍然没有悔过的意愿。他把所有黑锅推到了已经死去的老白身上,并且凭借索尔·古德曼的法律技能与泼皮无赖,把190多年的刑期愣是砍到了7年,甚至还挑选了舒适的监狱,保证自己能吃到薄荷巧克力冰激凌。

即便画面是黑白的,我们仍然能猜到,最后一次走向法庭的索尔·古德曼,穿上了自己最显鲜艳的战袍。他笑得还是那么狡猾自信。

在法庭上,他最后一次戏耍了司法系统。

他指着法官的鼻子说:“我比你更懂法律”。随后他的行为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承认了索尔·古德曼的所有罪行——他帮助老白构建了毒品帝国。没有他,老白连屁都不是。

这一幕与《绝命毒师》的结局形成互文:老白终于向妻子承认,他制毒就是为了自己,而不是为了家人;出走半生的索尔·古德曼也在法庭上宣布,自己就是一个邪恶的帮凶。

认完了索尔的罪,他要认吉米的罪:

他承认自己害死了霍华德,害死了亲哥哥查克。整整六季,他从未正面面对过这两件事。作为索尔·古德曼,新墨西哥州最肮脏的刑事律师,他有能力让自己的刑期减到7年;但作为吉米·麦吉尔,查克的弟弟,他有良心放弃7年的刑期,选择86年的无期徒刑。

他把金诱骗到庭审现场,只为了给她变最后一次魔术:这是一场关于索尔·古德曼的死亡,一场关于吉米·麦吉尔的重生。

最后一集,《风骚律师》其实与所有观众讨论了关于“悔恨”的问题。

在仅有的三处彩色片段里,吉米/索尔与三位“鬼魂”碰面了。他们是绝命宇宙里已经去世的人:老麦克、老白、查克。

第一个片段,我们回到了吉米与老麦克被困的沙漠。吉米问老麦克:如果有时光机器,他愿意回到什么时候?

老麦克先说了儿子马蒂去世那天——又改成了更早——自己做警察第一次受贿那天。

而吉米只是插科打诨,说后悔没有跟巴菲特挣更多钱。

第二个片段,回到了毒师时期,索尔问老白:如果有时光机器,他愿意回到什么时候?

老白还是一如既往保持着知识分子的傲慢。他用专业知识戳破了索尔的伪装:时光机器违反了热力学第二定律,你说的其实不是时光倒流,你说的是“悔恨”。

老白最放不下的,仍然是那家灰质公司。如果不是因为放弃了专利,后面的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而索尔依然插科打诨,说自己摔坏了膝盖的琐事。老白鄙夷地冷笑:所以你一直是这副鬼样子。

最后一个片段,我们来到了吉米内心的最深处,见到了查克。

吉米像往常一样往冰桶里倒冰,嘱咐查克《财经时报》还没有订到。紧绷的查克松弛下来,问吉米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。如果实在做不来律师,转行也可以。

原来,这里是两个人的内心距离彼此最近的一次。镜头一转,查克的桌子上放着一本《时光机器》。

如果说《绝命毒师》追溯了一个男人从卑微到毒枭的黑化历程,那么《风骚律师》探讨了一个更痛苦的问题:人的一生,是否有机会重新来过?

我们在《风骚律师》中看到了一个人的三种面目:吉米,总是饥饿而繁忙地为了生计奔走;索尔,衣着靓丽满嘴跑火车的骗子;吉恩,掩盖身份的苦涩亡命之徒。在这部电视剧中,这三个身份被打乱洗牌。

最终,掉出的身份仍是他自己最初的样子:吉米·麦吉尔的样子。

带着悲壮的决心,他在法庭上第一次审视了自己的全部人生。一个嬉皮笑脸的男人背后,是一路被锤的苦涩与悲哀。

没有比这更震撼的结局。

口碑9.8分满堂彩:新的美剧天花板诞生了

绝命系列之所以能成为本世纪美剧的天花板,在于主创团队花费14年时间,等比例搭建了一个阿尔伯克基元宇宙。

在勾勒细节的功夫上,绝命系列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。

导演文斯·吉里根和皮特·古尔德一直很有信心:“我们的剧迷知道我们在拍什么。他们会知道的。而且如果他们错过了,他们在第二次看时自然会明白。”

口碑9.8分满堂彩:新的美剧天花板诞生了

站在《毒师》划定的紧箍咒里,《律师》绝对不能超出已有的剧情。在编剧室里,专门有编剧助理负责梳理所有《毒师》中出现的《律师》线索。编剧助理Levien说,她至少看了25遍《毒师》。

“如果索尔在《毒师》中说‘我已经离了3次婚’,那这段就必须出现在《律师》里面。 如果盖尔在《毒师》中出现了一份学历证书,说他上过某所大学,那在《律师》里就要体现出来。每当编剧们讨论一个特定的角色或事件时,我们都会大声疾呼,告诉大家《毒师》中的事件和时间线是什么。”

比如最为津津乐道的情节呼应:Nacho与Lalo,这两个《律师》毒枭线中最重要的人物,实际上是《毒师》的编剧随口编的台词。

为了圆上这句无心的台词,《律师》的编剧就要从这两个人名下手,为他们写出一个完整的故事。既然Nacho和Lalo没有出现在《毒师》里,就必须在前传里面交代清楚这两个人的结局是什么。

每一个重要道具,都保证它是有必要出现的。观众不是傻子,自然会领悟到125集错综复杂的草蛇灰线。

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蓝宝石酒的瓶盖。

这枚做工精巧的瓶盖,最早出现在炸鸡叔的南美复仇记中。一瓶蓝宝石酒,结束了毒枭集团最高领导人的命,也帮助炸鸡叔为爱人报仇雪恨。

随后它出现在吉米与金“猎杀怨种”的恶作剧里,从此对于金来说,这枚瓶盖就是她每一次“breaking bad”的开关。

最后,在第六季第一集索尔逃跑之后被抄家的片段中,镜头扫到了这枚瓶盖。它被搬家工人掉在了马路边。

“前后呼应”是绝命系列主创团队的看家本领,没有任何美剧能挑战文斯·吉里根对细节与意象的严谨度。

从最简单的置景与道具开始,所有场景必须和《毒师》是等比例复刻。

索尔去高中找老白的面谈,惊喜地再现了老白那辆04年款的庞蒂亚克AZTEK,被尊称为美国最丑的车,也象征着老白的中年危机。

就连群众演员,都能找到与《毒师》中一模一样的,让人怀疑阿尔伯克基市是否真的存在这样一个人。

《毒师》第四季,小粉的毒窝墙上的涂鸦,在《律师》第一季的电话亭也出现了。

第六季结尾,金回到了阿尔伯克基市向霍华德的妻子赎罪,观众会一眼发现,这一镜头的视角,与《毒师》第二季汉克站在机场逃避南下的取景完全相同。

在《律师》第二季,吉米来到Davis & Main律所上班,这是他拥有的第一份正经律师工作,甚至拥有了一辆豪华的奔驰车。

当时还是女友的金,送给吉米一个印着“世界上第二好律师”的黄色水杯。可是水杯却怎么都塞不进奔驰车的杯座里,象征着吉米与正经律师工作的格格不入。即便拥有了,也会很快失去。

到了第六季,我们看到了毒师时期的索尔·古德曼。黄色水杯早已丢在沙漠的那场枪战里,桌子上摆着的,是印着“世界上最伟大的律师”的马克杯。

两句名称的转变,也是吉米-索尔的畸变。他把一切人性与善良,都藏在了一副浮夸的面孔之下。

在第六季开头,索尔被抄家的盒子里,装着这部电视剧的所有回忆:

梅萨·维德银行的雕像、手机店的解压弹力球、兽医传授给他的黑市笔记本——只要你看得够细,每一个垃圾都能找到出处。

曾经吉米和金谈论过索尔·古德曼的座驾,在金的想象中,索尔一定会驾驶一辆白色的、非常平滑的、美国生产的轿车。

最后我们看到了,索尔·古德曼真的开着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,和金曾经描绘过的车一模一样。

凯迪拉克的车牌号,是一句“Lawyer Up”的缩写,左下角的时间写着:2005年11月。

作为这一系列的粉丝,只要足够细心就能发现剧组在真实世界留下的彩蛋。

比如搜索bettercallsaul.amc.com,你就会来到索尔·古德曼的官方网站。

正如玛丽恩老太太所说,在YouTube上搜索“阿尔伯克基的骗子”(con man in Albuquerque),Better Call Saul的经典广告就会弹出来。

甚至在评论区,所有人都打破第四堵墙,玩梗致敬索尔·古德曼,这位历史上最伟大的骗子:

“感谢古德曼先生,他是最可靠的律师,他帮我从十多项公开猥亵案脱罪,索尔加油,你是最棒的!”

除了比针眼还细的细节之外,剧中繁多的隐喻与意象,都勾勒了人物形象的弧线。

当吉米被Nacho开车接走后,意味着他与毒枭世界第一次正式交融。画面上是他丢弃的薄荷巧克力冰激凌(他最爱的口味),冰激凌融化之后爬满了蚂蚁。

这或许意味着他的世界从此将被毒枭、老白、一切他无力拒绝的事物逐步蚕食。

第一季吉米在垃圾桶里找到了“矶鹞渡退休之家”集体诉讼案的证据,而最后一季吉恩在紧急时刻躲避警察的追捕,又一次跳进了垃圾桶里。

Lalo曾经如此形容吉米:他是一只蟑螂。这恐怕是对他最好的形容,他就是一个在垃圾桶里也“有力回天”的人。

那场击溃查克毕生尊严的庭审,与索尔找回吉米身份的终极庭审,二者构图形成完美的对称。

只不过前者走向了毁灭,后者走向了重生。

除此之外,绝命系列给全世界影视剧展示了什么叫做“最顶级的人物群像”,每个配角都有自己必不可少的功能。

和吉米在法院相爱相杀的地检比尔,每天中午只吃两袋零食。他是索尔最后一场庭审的辩护律师。

和金较劲的地检苏珊娜,表面冷峻,实际上与金惺惺相惜。是她通风报信,金才得以参加索尔最后一场庭审。

甚至是《毒师》中站街的妓女Wendy,在《律师》中也惊喜返场,并且一如既往地嚷着要喝Root beer。

对于细节、配角、道具的严谨,就是对于观众最大的一份尊重。

口碑9.8分满堂彩:新的美剧天花板诞生了

14年前,编剧皮特·古尔德为《绝命毒师》第二季写了一集剧本,这集的名字叫做“Better Call Saul”。

从此之后,只要有他的铁齿铜牙,警察和DEA总是吃瘪。他是阿尔伯克基的所有毒贩恶人和地痞流氓的好朋友,他的耳朵上总是别着蓝牙耳机,掌管着这座城市地下黑市的所有人脉。

“You are killing me with that booty”

电视台的夜间放送时段,索尔·古德曼的廉价小广告像牛皮癣一样循环播放。广告里的演员是脱衣舞女郎、当地街溜子、老年业余演员,充满荒诞的黑色喜剧效果。

你知道你有合法权利吗?快打给索尔!

Did you know you have rights?Constitution said you have,and so do I!Better Call Saul!

索尔·古德曼完全站在了“Goodman”的反面,他是一切,总之不是一个Goodman。他像一条打着彩色领带的黄鳝,在美国司法系统的污泥里面打滚,嬉皮笑脸地挑逗法律的红线。

谁都没有想到,一个小丑般的配角,成为了纵深感比老白更强的角色。主创团队用同等分量的故事,为绝命宇宙拓宽了外延。

而绝命系列最为人称道的,就是人物关系的纵横。故事从来都不是围绕单独的主角展开的,甚至支线剧情的人物,比主线剧情还要扣人心弦。这也是索尔·古德曼从老白的世界脱颖而出的原因。

而在《风骚律师》里,毒枭线的配角们:Nacho、Lalo、麦克与炸鸡叔,也夺走了最多的目光和眼泪。

尤其是为了孝顺与道义,在第六季死在枪下的真男人Nacho,展现了毒枭世界的残酷。他年少气盛加入了萨拉曼卡家族的贩毒生意,却无法全身而退。为了保护父亲不被毒枭威胁杀害,Nacho选择成为炸鸡叔的间谍,作为棋子的他最后以自杀告别。

“在所有人都走向黑暗(breaking bad)的剧集里,我扮演的却是一个在黑暗中坚守微光(breaking good)的角色,这让我压力巨大,但为了角色经历这些痛苦、挫折和折磨仍然非常值得。”演员Michael Mando说。

Nacho是整个系列里唯一一个“向善”的人,最后却只有他换来的是惨死的结局。

在庞大的人物群像的侧面,你会发现毒枭也有敬业精神,恶人也有温情瞬间;这是绝命系列的道德观与价值观:善恶从来都不是绝对的。

剧中的每个人都有软肋,而这些软肋成为他们命运的谶语。

麦克的软肋,是和他儿子马蒂差不多岁数的小伙子,所以他面对小粉和Nacho会动一个老父亲的恻隐之心;小粉的软肋是儿童,因为他看到了缺失童年的自己;吉米的软肋是老年人,因为他是一个备受父母疼爱的孩子;炸鸡叔和萨拉曼卡家族,互为对方的仇敌和软肋。

一切因果报应都有循环,一个人会因为自己的软肋而获救,也会因为自己的软肋而身陷囹圄甚至命丧黄泉。

把这些人物单拎出来,每个人都能写出几万字的人物小传。只要在绝命系列中出现,他们都是浓度极高的角色。

这不仅是关于“好人为何沦落为坏人”的故事,而是善恶的天平被打破的过程。没有任何角色是单纯被厌恶的,也没有任何角色的行动与思想能让人100%认可,而这是世界运行的真相。

现在我们告别了它,一个时代结束了。

绝命宇宙成为美剧全新的叙事教科书。当奋斗与荣光不再热血沸腾,黑暗现实主义便会重返舞台。底层个体的不断下坠败坏,也为美国21世纪的头二十年写下注脚。

“《风骚律师》以狄更斯式的一集完结。吉米·麦吉尔的故事以令人满意的方式结束,将此剧与《绝命毒师》的主题带向高潮,为观众提供了许多令人感动的情节、意想不到的客串以及令人惊讶的反转,可以说是近年来最让人满意且宣泄情绪的电视剧结局之一。”

索尔·古德曼,一个站在美国司法系统对立面的侠盗,这一正邪模糊的形象的诞生,也是美国气质的一次隐喻。人们需要宣泄不满,也需要一个体制之外的反英雄砸碎一切、自我毁灭。

而绝命宇宙就是容纳所有愤怒与彷徨的空间,用两部史诗的体量,为“普通人走向邪恶”著书立说。

在阿尔伯克基郊外的沙漠里,藏着尸体与钞票;在遥远的蒙特罗斯监狱,一个人获得了他最后的救赎。

未来,还会有如此决绝动人的故事吗?

我忧心忡忡又充满期待。

责任编辑:万南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